斗罗大陆 斗罗大陆全文阅读 第四集 史莱克七怪 第七十九章 身世之谜与昊天斗罗(上)

第四集 史莱克七怪 第七十九章 身世之谜与昊天斗罗(上)

小说:斗罗大陆| 作者:唐家三少| 类别:玄幻魔法

    想到这些,唐三突然想起了父亲在临走时给自己留下的那封信,右手从腰间二十四桥明月夜上抹过,将那封纸已泛黄的信取了出来。递到面前的泰坦手中,“前辈,这是您认识的字迹么?父亲在我六岁那年,留下了这封信离开后就再没有回来。”

    信笺展现在唐三与泰坦面前,唐三平时经常拿它出来看,这是父亲唯一留下的痕迹,每当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他就抑制不住心中对父亲的思念。

    “小三: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走了。

    不要去找我,你是不可能找到我的。

    你虽然还小,但有自理能力。

    雏鹰只有自己展翼才能更早的高飞。

    不用为我担心,你的性格中,继承了许多你妈妈的细腻。

    爸爸是一个无用的人。

    你渐渐的大了,爸爸需要去拿回一些本应该属于我的东西。

    总有一天,我们父子二人会再相见的。

    我希望你变得强大,但又不希望你变得强大,自己的路,你自己选择。

    如果有一天你觉得魂师这个职业不好,那就回到圣魂村,像我一样,做个铁匠吧。

    勿念。

    唐昊。”

    原本唐三一直将这封信当成一个回忆,当成对父亲思念的寄托,可此时再看这封信。结合泰坦透露出地隐约身份,信中的内容似乎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个含义。

    尤其是那句我希望你变得强大,但又不希望你变得强大,充分显现了唐昊在留下这封信时那极其矛盾的心情。爸爸说要拿回本应该属于他的东西。那究竟会是什么呢?

    看了这封信,泰坦一阵失神,忍不住自言自语地道:“主人啊主人,您怎么能说自己是一个无用的人呢?在老奴心中,您永远都是家族中的顶梁柱。”

    低头看向面前的唐三。泰坦小心翼翼的将手中信笺递回,“少主,没错。这字迹就是主人地。”

    “我爸爸出身于昊天宗?前辈,我请求您,告诉我这一切的真像。既然父亲出身于昊天宗,那他为什么又会和我生活在圣魂村呢?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事?请您告诉我。我一定要知道这其中的奥秘。”

    泰坦看着唐三,眼中不禁再次流淌出泪水,他完全能够想象,自幼没有母亲,六岁父亲又离开。这些年来唐三过地是怎样孤苦无依的生活。忍不住张开双臂,将唐三揽入怀中,“少主,我可怜的少主啊,这些年,你受苦了。”

    唐三此时的心情激荡万分,可却又有些不知所措,突如其来的信息完全扰乱了他的思绪,昊天宗这三个字。带给了他太多的冲击。

    “少主,当年主人的事我不能告诉您。那是只属于主人一个人地秘密。连我也不完全清楚是怎么回事。您只需要知道,主人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是这个世界上最强横的存在,没有人能够比的上他就已经足够了。我的力之一族,原本就是属于昊天宗四大附属宗族之一,正是因为主人。我才选择脱离了昊天。重新在天斗城自立。主人既然已经重现,那么。力之一族毫无疑问,将归于主人麾下。现在主人虽然不在,但还有少主您。从现在开始,力之一族就是您的附庸,本族一共拥有青壮年魂师二百一十七名,皆可为少主效死。”

    唐三的眼睛有些模糊了,父亲走了快八年的时间,音讯全无。

    如果说他没有一丝怨恨是不可能的,但此时唐三却突然感觉到父亲地无奈,如果他真的出身于昊天宗,还是泰坦所说的主人,却在圣魂村沦落了六年,当了六年的铁匠和醉鬼。

    这是何等的无奈和悲伤?

    联想起自己转世出生时父亲那声凄厉的惨叫声,唐三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

    双手抓住泰坦坚实的双臂,“前辈,我现在地心很乱,我需要静下心来好好想想。”

    泰坦赶忙道:“少主千万别再用前辈二字相称,老奴泰坦。”

    唐三苦笑道:“您是泰隆地爷爷,我和他又是同学,年纪比他还要小。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就叫您一声泰爷爷吧。”

    “可是……”泰坦还有些犹豫。

    唐三道:“就算是父亲在这里,也一定会同意我对您这样地称呼。泰爷爷,我必须要去见宁宗主,咱们就此别过。关于我身世的事还请您代为保密。我需要冷静的思考一下。”

    泰坦沉凝道:“少主,您可一定要小心宁风致。当初主人就曾经说过,七宝琉璃宗新任宗主宁风致是个有大才的人,七宝琉璃宗在他手中,必定会发扬光大。您是属于昊天宗的,不论如何也不能加入七宝琉璃宗。”

    唐三微微颔首,“泰爷爷,您放心吧。就算没有您今天说的话,我也没打算过要加入任何宗门。我不会为了权势而放弃自由。”

    听着唐三的话,泰坦不禁愣了一下,眼前一阵模糊,从唐三那平静淡定的话语中,他仿佛又看到了当初的唐昊。

    走出泰坦祖孙三人所在的房间,唐三接连深吸两口气,抹掉眼中的湿润,这才平复下心态,走进了另一间会议室。

    宁风致坐在会议室的上首位,正悠然自在的喝着茶,在他身边,骨斗罗古榕则坐在哪里闭目养神,直到唐三走进会议室,他的双眼才睁开,毫不掩饰的锋芒从唐三身上扫过,似乎要将唐三的身体透视一变似的。

    宁荣荣乖巧的站在宁风致背后,向唐三吐了吐舌头。

    “您好,宁叔叔。让您久等了。”唐三微微向宁风致行礼。

    宁风致微微一笑,道:“没什么。坐吧。小三,我可以这样称呼你么?”

    唐三点了点头,道:“您是荣荣的父亲,当然可以。”

    宁风致失笑道:“看来,我倒是沾了荣荣的光呢。我听荣荣说了你的事,再加上上次曾经见过你。以你现在的年纪所拥有的东西,我敢说,就算是你父亲当年也未曾达到。坦白说,我这次来是准备不惜一切代价拉你入宗的。可惜,现在看来却事与愿违。没想到你竟是故人之子。”

    “宁叔叔认识我父亲?”唐三好不容易压抑下去的心跳再次变得激荡起来。

    宁风致点了点头,“自然是认识的。大陆最年轻的封号斗罗,恐怕在魂师界不知道的也没有多少。”

    尽管唐三已经猜到了父亲的实力,可当封号斗罗四个字从宁风致口中说出的时候,他还是感觉到强烈的震撼迎面扑来。

    流连于劣质麦酒之间,只靠打铁为生的父亲,竟然会是他们口中的封号斗罗么?

    当宁风致提起唐昊的时候,连坐在一旁的骨斗罗脸上也不禁流露出钦佩之色。

    这一切都没有瞒过唐三的眼睛,也是进一步证实了宁风致所言非虚。

    宁风致继续道:“令尊失踪多年,不知现在何处?我们兄弟也已多年未见,如有机会,我定会亲去拜访。”

    唐三苦涩的道:“我也不知道父亲身在何处,八年前,他就已经消失了。八年的时间过去,却音信全无。如果真如前辈所说,我父亲是昊天宗的人,那么,或许他现在应该在昊天宗吧。”

    宁风致和骨斗罗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流露出一丝惊异。宁风致的神色很快恢复了正常,向唐三道:“小三,我这次来本想招你入宗,给你最好的待遇。但你既然是故人之子,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但叔叔对你所制作的暗器很有兴趣,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将这暗器的制作方法卖给我们,价格你可以任意开。叔叔绝不还价。”

    宁风致虽然看上去俊秀儒雅,但话语间却给人一种恢宏大气的感觉,那明显不是普通人所能拥有的。

    唐三毫不犹豫的摇头,道:“这不可能。暗器制作的方法我是不会卖的。但我答应过荣荣,可以将暗器卖给贵宗。锻造的程序可以交给你们,但最后的制作合成,却必须要由我亲自来完成。一个是因为这些暗器的制作方法研究不易,我还不想卖,另一个也是因为,想要教出能够制作这些暗器的工匠,至少需要数年时间。我还需要有大量的时间来修炼,没工夫去做这些事。”

    宁风致没想到唐三会拒绝的如此坚决,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他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暗器总有损坏和消耗的时候。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