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 斗罗大陆全文阅读 作品相关 暗夜精灵(中)

作品相关 暗夜精灵(中)

小说:斗罗大陆| 作者:唐家三少| 类别:玄幻魔法

    “我就知道你又来这里了。”温柔的声音在夜云耳边响起,夜云冰冷的面庞上顿时升起一丝淡淡的笑意,他没有回头,全身骤然后飘,反手将一个柔软的娇躯搂入怀中,微笑道:“你简直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嘛。”抱着夜雨的娇躯,夜云感觉到心中充实了许多,似乎忘记了一切烦恼似的。这百年的时间里,他们几乎没有须臾分开,天天都在一起,感情有了长足的进步。不论夜云做什么,夜雨都会毫无保留的支持他,在一旁关心、照顾他,虽然他们还没有正式成婚,但已经是族中公认的神仙眷属了。凭借着夜云母亲传给自己的六百年功力,现在的夜雨已经成为了暗夜精灵族首席大精灵使,除了夜云以外,她的修为冠绝全族,虽然是大精灵使的身份,但绝对拥有不次于普通精灵王的实力。尤其是她那空间定位黑暗魔箭,威力之大,连夜云也忌惮几分。

    2

    夜雨伏在夜云怀中,柔声道:“云,你别想太多了,其实,就算我们留在这里静观其变也不算什么。毕竟精灵五族对我们做的一切是那么卑劣,他们从来都没把我们当成族人,我们没有去落井下石已经对得起他们了。”

    夜云轻轻的点了点头,道:“虽然话是这么说,可精灵森林毕竟曾经是我们暗夜精灵生存的家啊!我实在不愿意看到它被人类入侵。精灵五族可以不仁,可我们如果见死不救的话,岂不是和他们一样了么?雨,如果我决定带人去援助他们,你会同意么?”

    夜雨微微一笑,道:“傻瓜。难道你忘记了,你才是暗夜精灵之王啊!你的决定就是所有暗夜精灵的决定。不论你准备怎样做,我都会支持你的。听你这么说我真的很高兴,你并没有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啊!云,现在还有时间,你考虑清楚吧。”

    夜云深深的注视着夜雨那清澈的眼眸,声音中充满了感情,“雨,谢谢你。能得你为妻,是我夜云一生最大的幸运。你放心吧,不论我决定怎么去做,都会以我们族人的生存为重,毕竟这是父亲留给我的重任,不论怎么样,我都一定会让我们暗夜精灵一族在大陆上生存下去。”

    夜雨俏脸羞红,低声道:“人家还没有嫁给你呢,云,我相信你,你一定会成为暗夜精灵族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精灵王。”

    夜云轻叹一声,道:“伟大的精灵王我到不会去想,我只是希望能完成父亲的遗志,雨,等我们重新返回精灵森林以后,我们就结婚好么?我一定会用最盛大的婚礼迎娶你,让你成为最幸福的新娘。”

    夜雨满足的笑了,轻轻的在夜云面庞上吻了一下,紧紧的贴在他坚实的胸膛上,感受着这片刻的温馨。

    正在这时,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突然在他们耳中响起,“真的有那么为难么?其实这件事是很好解决的。”

    夜云心头大震,猛的和夜雨分开,庞大的黑暗之力顷刻间布满全身,暗紫色的气流不断的围绕着他的身体旋转着,他怎么也没想到,以他现在的修为竟然被人摸到身旁而不知,这虚无缥缈的声音似乎是从四面八方而来,根本无法分辨出对方的位置,百年以来,他心中第一次升起了恐惧的感觉,那似乎并不是自己能够对抗的力量啊!夜雨的反映也不慢,和夜云分开后立刻召唤出自己的精灵之弓,拉弓满月,一支完全由黑暗之力凝聚的黑色长箭搭在了弓弦之上。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震撼。

    夜云全身的气流不断的波动着,他已经将自己的功力提升到了极限,挡在夜雨身旁沉声喝道:“什么人?出来。”

    “精灵王不用紧张,我们并没有恶意啊!”另一个比先前要柔和一些的声音响起,声音中充满了善意,似乎确实没有恶意似的。

    夜云手中已经幻化出一柄暗紫色的魔剑,这第二个声音明显是面前这梦幻之湖中央传出来的,他心中暗想,难道是湖水中的精怪不成?

    似乎感觉到了夜云心中的疑惑,第一个声音再次响起,“我们并不是鬼怪,海水,我们出去见见他们吧。精灵族中出了这么大的变故,我们也确实应该帮他们一把。”第二个声音道:“好吧。我们就帮帮这暗夜精灵一族好了。”

    梦幻之湖上飘荡的水雾突然向两旁分开,中央露出一条宽约三米的迷雾甬道。清澈的湖水泛起一圈圈微弱的波纹。夜云和夜雨不由得都紧张起来,两人后退几步,凝视着面前这片蔚蓝色的梦幻之湖,在这种怪异的情景面前,他们的心跳不由得同时加快了。

    水雾深处,一个蓝色的身影出现在他们视线之中,凭借着精灵族特有的目力,夜云和夜雨清晰的看到,那是一名人类女子,全身包裹在蓝色衣裙中的人类女子。她的容貌丝毫不逊色于即使在精灵族也是顶极美女的夜雨,仿佛身体没有任何重量似的缓缓向前漂浮前进着,在她的嘴角上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夜云充满戒备的盯视着这逐渐接近的美女,感觉上,面前的美女宛如梦幻之湖似的深不可测。那虚幻般的身影在梦幻之湖和两旁的水雾映衬下,宛如水神降临一般。

    蓝衣美女很快漂浮到了湖边,停留在梦幻之湖的上空,微微一笑,冲夜云和夜雨道:“你们好,暗夜精灵王和大精灵使。”这是刚才响起的第二个声音,那个非常温和的声音。

    夜云冷冷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是暗夜精灵王,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夜雨收回了自己的弓箭,轻轻碰了夜云一下,低声道:“这位姐姐似乎真的没有敌意似的。姐姐,难道你是这梦幻之湖的女神么?”

    蓝衣美女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我不是神啊!如果真的说起来,我算是个人类吧。不过是同普通人类不同的人类。”

    夜云也感觉到对方确实没有敌意,而且凭蓝衣美女身上那不可思议的能量感觉,如果真的要不利于自己二人,自己和夜雨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散去黑暗之力,夜云皱眉道:“什么叫不是普通人类的人类,你说清楚一点。”

    蓝衣美女缓缓飘落在梦幻湖畔,淡淡的道:“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吧。听了这个故事你们就明白我们是什么人了。也会明白,我们确实是真心想帮你们的。说起来,我们也算是在大陆上生活了几千年之久,几乎拥有着无尽的生命,这一切,都是我丈夫赐予我们的。可惜啊!我们却无法和他在一起。”说到这里,蓝衣美女似乎很悲伤似的,美眸中流露出一丝凄然。

    夜雨忍不住道:“姐姐,你很想念你的丈夫么?他为什么能给你无尽的生命呢?为什么你总是说我们,和你在一起的还有其他人么?”

    蓝衣美女眼眸中的悲意消失了,微微一笑,道:“小妹妹,你不要着急,听我慢慢的说。我叫海水·星,原是艾夏王国人。我们星家族在艾夏王国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是最古老的三个家族之一,我的祖父,是当时大陆上十大魔导师之一,擅长水系魔法。我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他们分别叫海日·星和海月·星。当我们十几岁的时候,一起进入了艾夏王国最有名的皇家中级魔法学院,进行魔法深造。就在那里,我遇到了他,我后来的丈夫。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光系魔法师,似乎已经有大魔法师的修为了吧,他的名字叫长弓·威。”

    听到长弓·威三个字,夜云的全身微微一震,这个名字在他脑海中似乎很熟悉似的,他能肯定,自己一定听过这个名字。

    说到长弓·威三个字,海水·星的眼眸中充满了浓浓的情意,似乎又回到了当初自己第一次和丈夫见面时的样子。迷蒙的说道:“我们见面的时候是在擂台上,是学院内的比试。我是家族中最优秀的,在比试中用出了家族中嫡传的无定风波。那是一种特殊的魔法,并不完全属于水系,有限制敌人的作用。虽然长弓他很强,但却很快就被我的无定风波困住了。那时的他,脸上流露出异常坚毅的表情,那个表情是我永远无法忘记的。虽然处于绝对的下风,但他却并没有屈服,就在我准备将他打下擂台之时,从他的眉心部位突然爆发出一圈耀眼的金光。那金色光芒竟然冲破了无定风波的束缚,我当时完全楞住了,楞在那里不知所措,我从来没有想到过,家族的无定风波会被人破掉。趁着我愣神的工夫,他取得了那次比赛的胜利。从那以后,他的身影便牢牢的印在了我的心头。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越和他相处,自己就越不可自拔的爱上了他,每天只要能看到他那高大英俊的身影,我的心就出奇的满足。可是,我毕竟是一个女孩子,在感情这方面又怎么能主动表白呢?我对自己的容貌和家世都很有信心,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一定会来追求我的。但是,我错了。他并没有喜欢上我,而是喜欢了另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叫木子·默,是和他同一班级的同学。那时候的木子姐姐是用了易形术的,外表非常平庸,但不知道为什么,长弓却深深的爱上了她。他的眼中只有木子姐姐,根本就无法容下我的存在。我好伤心好伤心,我曾经试探着向他表白,但他却告诉我,只把我当作妹妹看待,我不要当他的妹妹啊!我爱他,我要当他的妻。”说到这里,海水·星的声音明显高昂了起来。

    夜云和夜雨从来没有去过人类世界,听着海水·星的叙述不禁沉浸在她的故事之中,夜雨问道:“那后来呢?他接受你了么?”

    海水轻叹一声,道:“听我继续说下去吧。虽然每天我都能梦见长弓,但能把和他在一起的经过说出来,我心里很舒服。时间过的很快,后来我们都升入了皇家高级魔法学院进修,长弓师从当时的皇家中级魔法学院院长迪老师,迪老师是那时候大陆上唯一一位光系魔导师。在他的悉心教导和本身优秀的天资下,长弓的魔法修为与日俱增,当升入高级魔法学院之后,我已经很难望其项背了。看着他天天和木子姐姐在一起,看着他们的感情不断的激增,我的心好痛好痛,我多么想和长弓在一起的是自己啊!可是,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长弓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惊人的魔导师境界,成为了大陆上第十一位魔导师,他在艾夏王国中的地位也不断的提升,感觉上,我和他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那段日子,是我最痛苦的一段经历,即使是现在回想起来,心中还会隐隐做痛。哎,就在我以为自己一点希望都没有的时候,异变突然发生了。那天的事真是太突然了,艾夏王国皇宫中突然出现了大批的刺客,那些刺客都有着很强的实力,艾夏王国的高等级魔法师都集中在皇家的两个魔法学院中。得到了来自皇宫中的求援后,高级皇家魔法学院院长、大陆排名第一的魔导师震老师立刻带领着大量的魔法高手赶往皇宫,那次我和长弓都参加了。那时候长弓已经是所有学员中的第一高手,一进入皇宫,就立刻同那些刺客交上了手,我们吃惊的发现,那些此刻竟然全都擅长黑暗魔法,显然是魔族派来的。魔族你们可能不知道吧。现在我们这边天舞大陆已经和魔族大陆那边完全隔绝开了,最近几千年恐怕已经没有什么知道魔族的了。长弓的光系魔法是魔族的黑暗魔法的客星,很快,我们已经冲进了皇宫深处,在那里,我们看到了大量的魔族高手,其中竟然还有黑暗魔导师的存在。为了能取得最后的胜利,长弓和震老师联合起来发动了强大的光系禁咒。”

    夜云和夜雨听的目瞪口呆,夜云喃喃的道:“凭借两个人的力量使用禁咒么?”禁咒他也用过,当然知道使用禁咒是多么的危险。

    海水点头道:“是的,禁咒,光系禁咒——永恒的治愈之光。这个禁咒对于那些受伤的人类士兵来说是福音,而对于魔族来说,却是毁灭性的打击。在这强大的禁咒中,除了两名魔族用一件强大的魔器幸存以外,其他的全都死在了那绚丽的光雨之中。虽然这件事情对艾夏王国的震动很大,但还并不是我所指的异变,因为魔族入侵对长弓并不会有什么影响。就在我们为消灭了敌人而松了口气之时,却吃惊的发现,那另名幸存的魔族中,处了一个是黑暗魔导师以外,另一个却正是长弓所深爱着的木子姐姐。长弓那时的表情怪异极了,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他爱木子姐姐是那么深,即使发现木子姐姐是魔族的公主也无法改变他的深情。木子姐姐被抓的几天后,长弓终于找了个机会,凭借自己强大的魔法修为偷入到木子姐姐的牢房中,利用空间系的魔法卷轴将她和那名黑暗魔导师救了出去,而且,那时候他也发现了木子姐姐真正的容貌,原来,她竟然是那么的美,那是我比不上的啊!长弓的行为触怒了当时的艾夏王国国王。派遣震老师、迪老师等几名魔导师将他抓了回来,把他的魔法封印后,关押在最隐秘的牢房之中。虽然长弓救的是魔族公主,但我却能理解他当时的感受,因为,我对他的爱就像他对木子姐姐的爱一样,一样的深。在关爱长弓的迪老师和震老师帮助下,用尽心机终于将长弓救了出来。或许是出于感激吧。长弓他虽然没有接受我的感情,但对我的态度却改观了许多。之后,我和长弓就分开了,直到很长很长时间以后才再次见面。再见之时却险些成了永诀。”说到这里,海水停顿下来,她的喘息稍微有些急促,喃喃的道:“小柔,下面的你来说吧,长弓那段时间的经历你比我更清楚。”

    说完这句话,海水的娇躯一震,身上原本柔和的气息中多了几分诡异,最早夜云和夜雨听到的那个虚无缥缈的声音响起,声音依旧是从海水的口中发出:“好吧。后面的就由我来说好了。你们不用惊讶,其实我和海水姐姐是共用这一个身体的。所以你们才会听到两个不同的声音,在这一个身体内,拥有着我们两个人的灵魂。”

    夜云和夜雨面面相觑,眼前这怪异的感觉再次震撼了他们的心。夜云吃惊道:“两个灵魂可以寄居在一个身体内么?这,这怎么可能?”

    小柔笑道:“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当你们听完我后面的故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长弓主人为了寻找木子姐姐的踪迹,和几个要好的朋友一起进入了魔族领域,在他们前进的过程中遇到了我。那时的我还只是魔界中的一只魔狐,属于魔兽的一种。我们魔狐天生的能力就是媚惑。那时的我经过了多年的修炼已经有一定修为了,可以幻化成人形,本来我只是想和长弓主人他们玩儿一玩儿的,可是谁知道他们却拥有那么强悍的功力,在长弓主人那强大的修为下,我只有束手就擒的结局。因为我是魔兽,所以主人那些朋友都主张杀死我,但是主人他实在太善良了,在我的苦苦哀求下,饶恕了我的性命。我们魔狐修炼到一定层次后就很难再有进步,而长弓主人身上的神圣气息却吸引着我,我知道,如果能跟随在他身旁,对我的修炼有着很大的裨益。后来,我就成了主人的跟班。很快,我们来到了魔族的都城附近,正在我们准备进城之时,却吃惊的发现,主人原先找来带路的魔族竟然引来了大量的魔族精锐,我们被围困了,被围困在一个峡谷之中。虽然主人的修为高深,他的朋友们也都有着强悍的实力,但面对魔皇亲自带领的魔族精锐,还是败了,彻底的败了。魔皇就是木子姐姐的父亲,主人受到了他的重创。在黑暗魔力的腐蚀下,主人全身充满了可怕的伤疤。幸好,主人的生命力是那么的顽强,竟然始终保留着一线生机。主人的那些朋友都被关了起来,那些牢房中的狱卒发现主人全身溃烂的样子以为他已经死了,就将他扔了出来。那时候的我,早在主人和魔皇交手的时候就已经跑了。当我再次看到主人的时候,几乎不敢认他,我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会变成了那个样子,我好怕,真的好怕,为了能让主人活过来,我每时每刻都守护在他身旁,照顾着他。或许是上天保佑吧,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主人体内的光元素神力终于重新苏醒了,帮助他的身体逐渐恢复了正常。可是,他的容貌却毁了,变得异常恐怖。主人真的很坚强,如果换成另一个人,自己英俊的容貌被毁,恐怕早就疯掉了。但是主人他没有,他强忍着内心的悲痛,利用被毁的容貌进入了魔族首都,在忍辱负重之下,终于救出了他的那些朋友。同时也见到了木子姐姐。那时的主人很自卑,他觉得自己的容貌被毁,已经配不上木子姐姐了,可是木子姐姐却丝毫不在意,在她的不懈努力下,他们终于又在一起了。我真的很为主人高兴啊!在木子姐姐的帮助下,主人同魔皇达成了协议,使魔皇同意和人类联合起来,共同抗拒邪恶的妖族。”

    “妖族?”夜云失声叫道,妖族这两个字在他心中是那么的熟悉,在这一刻,他终于想起了海水·星口中的长弓·威、魔狐小柔口中的主人到底是谁。他,就是大陆上有史以来第一位大魔导师,带领着人类消灭入侵妖族的伟大英雄——光之子啊!夜云的声音颤抖了,“光之子?光之子,你们说的这个长弓就是光之子对不对?”

    小柔的声音变成了海水的,她微微一笑,道:“几千年过去了,看来人类并没有忘记长弓的贡献啊!不错,我们的丈夫就是光之子长弓·威,那个带领人类消灭了妖族的长弓·威。暗夜精灵王,你们继续听下去吧。虽然大陆上一直流传着长弓的事迹,但却怎么也不会有我们知道的这么清楚。”声音一转,又变回了小柔说话,“毁了容貌的主人和木子姐姐以及他那些朋友们一同回到了人类世界。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建立了一个对抗妖族的基地。在木子姐姐的劝说下,主人终于正视了对海水姐姐的感情,答应木子姐姐,等消灭了妖族之后,就同时迎娶她们。那时候,我真的好羡慕海水姐姐和木子姐姐啊!可是,我只是一只魔狐,不论有什么想法,都是痴心妄想而已。基地稳定了以后,主人决定听从诸神之王的指示去接受光神的传承,因为只有那样,他才能战胜邪恶而强大的妖王。说来也巧,主人刚刚离开,海水姐姐就来基地找他了,他们又失之交臂,没有见到。主人这一去就是两年,整整的两年啊!在那段日子里,妖族越来越猖獗,大量的妖兽出现在大陆每一个角落,人类大量的伤亡,整片大陆都处于恐慌之中。就在人类军队快要无法支持的时候,主人终于回来了,他带领着大家消灭了一个又一个妖族的巢穴,力挽狂澜于即倒,给人类重新带来了希望。为了对付妖王,主人和他的几个朋友在诸神之王的指点下研究出一个禁咒中的禁咒,他们六个人利用六件神器可以让这个无比强大魔法成为终结妖王的利器。最后的决战就要到来了,但是妖王却始终没有出现,就在主人他们心怀忐忑,准备和妖族在斯特伦要塞前决一死战之时,异变发生了,那次异变险些断送了整个人类。而这个异变正与海水姐姐有关。”

    夜云和夜雨听的惊心动魄,他们仿佛也来到了当初光之子带领人类同妖族决战的战场似的,一看小柔不再继续说下去,夜云赶忙焦急的问道:“那后来呢?后来怎么样?异变到底是什么?”虽然明知道最后的胜利属于人类,但他还是不禁为长弓他们担心。

    声音一变,身体的控制权重新回到海水手中,她幽幽一叹,道:“那场大战确实是人类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大陆上的各个种族全都参与了。包括你们精灵族在内,那时候的精灵族还没有分裂呢。小柔所说发生在我身上的异变,就是妖王的出现。妖王利用他那强大的控制灵魂之力,入侵了我的身体,将我的灵魂禁锢在身体的一个角落之中。利用我的身体,他重创了可以和长弓一起发动禁中之禁的五位朋友,虽然在神器的保护下他们没有死亡,但也失去了再战之力。一时间,人类顿时陷入了惊恐之中。没有了长弓那五位朋友的支持,他们又怎么能和妖王对抗呢?最后的决战是不可避免的,长弓,作为拯救人类的伟大光之子,在最后一战中倾注了他全部的心力。在接连受到妖王的重创之后,他毅然燃烧了自己的生命之火,我说的是完全的燃烧,以自己生命为代价的燃烧。他将六件神器全都吸入了自己体内,凭借着光神传承之力,凭借着燃烧生命的增幅,他以自己一人之力发动了那禁咒中的禁咒。我现在还清晰的记得他最后吟唱的咒语,他在所有人类和妖族面前,高声的吟唱道:我代表战神、天神、大力神、雷神、风神和光明之神,伟大的诸神之王,请赐予我您无尽的神力,让我将诸神之力融合为一,主持世间的正义,消灭一切邪恶,将和平带给大地,禁·诸神觉醒之咏叹的乐章。咏叹的乐章是那么的强大,即使妖王也无法和他对抗,在长弓的全力施为下,终于重创了他。随着妖王功力的削弱,随着我心中对长弓那强烈的爱意,我终于成功的利用自己的灵魂占据了身体,并将妖王暂时禁制住了。但是,我的力量毕竟很小,对妖王的禁制只能持续很短的一段时间,为了最后的胜利,我先发动了祖传的绝学无尽风波,将自己的身体完全缠绕起来,只有彻底毁灭自己的身体才能将妖王完全消灭掉啊!我用自己的胸膛迎上了长弓的光明圣剑,那一刻,在他的眼神中,我看到了许多许多,有悲伤、有不忍、有深深的爱意,我能清晰的感觉到他内心的颤抖。长弓的生命之火就要熄灭了,他向我大喊道:海水,你放心,我会和你一起去的。在我最后的关头,他还告诉我,他爱我、永远永远的爱我。听了他这句话,我的心真的好满足好满足,有他这一句话,够了,真的够了,我已经此生无憾。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毅然发动了家族最强大的秘技——星爆,彻底毁灭了自己的身体,也彻底毁灭了妖王。随着妖王的毁灭,所有的妖兽也随之消失了。”

    听海水说到这里,夜云、夜雨以及海水本人,面庞上都布满了泪水,为了人类的和平,光之子长弓·威和海水·星都付出了那么多。

    小柔哽咽的声音响起,“我眼看着海水姐姐自暴而亡,心中充满了悲伤。之前,在主人那庞大的神圣能量帮助下,我已经达到了魔狐一族中最高的等级九尾天狐。达到这个境界之后,我拥有了一项特殊的能力,那就是吞噬灵魂。为了能保住海水姐姐的一丝生机,我毅然将她那还没有消失的灵魂吞入了自己体内。那时候我真的好伤心好伤心,因为主人的生命已经燃烧到了尽头,我真的不想让主人死啊!主人的身体在七彩火焰中消失了,彻底消失了。虽然消灭了妖族,但整个斯特伦要塞都处于一片愁云惨雾之中,因为,拯救大陆的光之子长弓·威死了,他为了大陆的和平而奉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每一个人都陷入了深深的哀悼之中。就在我悲痛欲绝之时,传令兵突然来报,空中突然出现一片彩色的云朵,停留在要塞上方。我们都很吃惊,怀着一丝希望,我和木子姐姐以及主人的师长和朋友们来到了要塞城头。那一幕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长弓回来了,我们深爱着的长弓·威回来了,宛如天神下凡一般回来了。原来,在诸神之王的帮助下,化解了他全部的伤势,使他重新恢复了生机。我们真的好高兴好高兴,看到他平安归来,整个要塞、乃至于整个人类都欢腾了。长弓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海水姐姐的死,他始终无法释怀。我偷偷的告诉他,我已经将海水姐姐的灵魂保存起来了,只要找到几样珍贵的东西,我就可以彻底脱离魔兽的形态转化成人形,而那时,海水姐姐的灵魂就可以苏醒。归来的长弓已经拥有了神的力量,在他的护法下,我的转生成功了,我将自己转生后的样子变得和海水姐姐一模一样,那时候我想,成功之后我就将自己的灵魂毁灭掉,让海水姐姐得以重生。可是,在我身体里的海水姐姐灵魂却怎么也不肯同意,坚持要让我保留住自己的灵魂,否则她就和我一起毁灭。”声音一变,海水道:“小柔啊!你已经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我在自爆的时候从来没想到还能和长弓在一起,又怎么能看着你毁灭了自己的灵魂而成全我呢?你已经是我的大恩人了,只要能和长弓在一起,我们一个身体两个灵魂又有什么?后来,我们不是一直都生活的很快乐么。大陆恢复了和平,我们和木子姐姐、长弓一起归隐山林过着幸福的生活。但是,人类的寿命是有限的,长弓和木子姐姐在二百岁的时候,肉身再也无法坚持,双双羽化,他们的灵魂升入了神界,都成为了天神。说起来,我们真的好想跟去啊!可惜我们的身体使以小柔当初的狐身为基础的,即使是以长弓的能力也无法带我们一起走。虽然拥有无尽的生命,却无法和最爱的人在一起,我和小柔足足痛苦了数千年之久。知道几百年前我们才想通了,虽然和长弓无法见面,但他在天界一定会经常看着我们的。长弓最喜欢的,就是人类和平。我们既然在人类世界,就努力帮他维护住这份心愿,一定不能让天舞大陆再起战争。所幸,在长弓当初的神威遗留下,大陆一直很平静,即使是小规模的战争也没有发生过,我们很欣慰,就选择了这里居住,在这片小湖中,我们一直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暗夜精灵王、大精灵使,我们的故事已经讲完了。”

    听完海水和小柔的这个故事,夜云和夜雨全都说不出话来,这个真实的故事对他们震撼实在是太大了。长弓、海水、木子、小柔之间的情感以及他们不惜牺牲生命也要维护大陆和平的伟大情操都深深的打动着这对年轻的精灵情侣。

    海水微微一笑,道:“把这些都说出来我心里好受了很多,听了我们的来历你就不用再疑惑了吧。我和小柔是真心想帮你们的。从你们暗夜精灵族迁徙到这里的第一天我们就知道了。从对你们的观察中,我们知道,你们是一个爱好和平的种族,其他精灵五族的做法实在太过分了。刚才你们的对话我们都听到了,暗夜精灵王,是你的善良彻底打动了我们。你就是我们一直在找的传承者啊!”

    夜云微微一楞,道:“传承者?什么传承者?”

    海水的脸色突然严肃起来,正色道:“暗夜精灵王,你现在要向我起誓,绝不可以利用我赋予你的传承之力做任何邪恶之事。”

    夜云还是有些不解,虽然他现在心中对海水充满了敬意,但他毕竟是暗夜精灵之王,不能轻易的向人许诺什么,有些疑惑的道:“海水前辈,您能不能说的清楚一点,这传承之力到底是什么呢?”

    海水点了点头,道:“当年,我、小柔、木子姐姐同长弓一起隐居后,在长弓的指点下,我们的修为都有了长足的进步,或许你会有些吃惊,在长弓和木子姐姐升天之前,我和木子姐姐都达到了大魔导师的境界,我是水系大魔导师,而木子姐姐是黑暗系大魔导师。”看着夜云和夜雨因为吃惊而大睁的眼睛,海水不由得微微一笑,道:“不要惊讶,我说的都是事实。长弓和木子姐姐升入神界之时,他们在人界的力量再没有什么用了。所以,他们分别将自己大魔导师的修为留了下来,他们留下的就是我所说的传承之力。长弓临走时告诉我和小柔,让我们把这两股强大的能量留赠给有缘之人,只要能接受他们的能量,必将重新在大陆上塑造出另一名大魔导师。而在我和小柔的百年观察后,我们一致认为,你,暗夜精灵之王拥有可以得到传承的所有品质。长弓的光之力并不是你所能接受的,但木子姐姐那纯净的暗元素之力却正好适合你。我们出现,就是要把这暗元素之力赋予你,凭借这强大的能量,你可以去解决很多事情。你明白了么?”

    听了海水的话,夜云不由得心中狂喜,对于他来说,实力是最重要的,如果能达到大魔导师的境界,那处理一切将简单起来。没有虚伪的推辞,夜云郑重的点了点头,他咬破自己右手中指,在黑暗能量的催运下逼迫出一缕鲜血,中指连划,鲜红的符号出现在他身前,夜云肃然吟唱道:“以精灵王血脉为引,我以暗夜精灵之王的名义起誓,当我得到海水前辈赋予的黑暗传承之力后,一定以大陆的和平为己任,绝不轻易动用这黑暗之力,绝不做一件有违道德、良心之事,如违此誓言,天地灭之。”红光一闪,那用鲜血画成的符号消失了。这种精灵王血誓是精灵族最为沉重的誓言,夜云每字每句完全发自真心。海水微笑的看着他,微微点了点头,道:“好,我信的过你。如果你违背了自己的誓言,不用天地灭你,我和小柔也不会放过你的。好,我们现在就要开始了,大精灵使,请你退的远些。”

    夜雨点了点头,关切的看了夜云一眼,这才拍动着自己的翅膀退到百米之外。她知道,如果一切真的如海水所说的那样,那么,暗夜精灵族的春天,就要到来了。

    海水美眸流转,缓缓漂浮起来,在离地一尺的地方定住身形,她双手在胸前结出一个奇异的手形,神圣的气息不断从她的娇躯散发而出,她淡淡的道:“由于传承之力过于庞大,所以需要九九八十一天才能将能量完全输入到你体内,在传承的过程中,你必须抱元归一,不能有任何的杂念,放松自己,不要试图去抗拒输入的能量,让自然的力量带动它去运转。好,我们开始。温柔之水,凝聚于前,永恒的水元素啊!请允许我借用您无尽的能量,捍卫水神的尊严,阻挡一切邪恶的入侵吧。禁·水神守护。”

    听到海水的咒语,夜云心中一惊,她竟然用一己之力来发动禁咒,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不禁定睛向海水看去。在海水那奇异的手势上方亮起一点蓝芒,蓝芒的范围逐渐扩大,光芒流转之中竟然变成了一朵蓝色的水莲花,那一片片如蓝水晶雕琢般的花瓣是那么动人,似乎在上面还有几滴晶莹透彻的水珠在不断流转似的,突然,蓝芒湛放,夜云短暂的失去了视觉。当他再次看清眼前的情景时,在他和海水的外围已经罩上了一层蓝色的屏障。海水微微一笑,道:“这个水系终极防御魔法可以防止一切外魔入侵,即使是低等级的天神也无法突破,你可以放心的接受传承了。记住我先前说的话,千万不要心声杂念。”海水的表情突然变得异常凝重,她双手轻挥,一个空间结界悄然在她面前打开,她不断低声吟唱着夜云无法听清的咒语,一点黑色的光芒从那空间结界中飘荡而出。海水如视珍宝般将那微小的黑芒捧在双手中央,有些感叹的看向天空,喃喃的道:“木子姐姐,你和长弓在天界还好么?我要将你的黑暗之力传承给面前的暗夜精灵王了,请你保佑他吧。”

    夜云知道,真正的传承就要开始了,回想着先前海水的叮嘱,赶忙收摄心神,将自己的意念放松,等待着传承之力的传入。

    远处的夜雨有些紧张的看着夜云和半空中的海水,手心中已经被汗水浸透,那透明的蓝色光罩隔绝了外界的一切感知,即使是声音也无法传入其中,夜雨默默的为自己的心上人祈祷着,她现在只求夜云能够平安,即使没有实力的提升也无所谓。突然,海水眼中精光大放,手中的黑色光芒骤然闪亮,整个蓝色的结界内完全暗了下来,使夜雨根本无法看到里面的情形。

    夜云全身一震,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暗元素是那么的澎湃,如同实体般的纯净能量不断从毛孔中渗入他的体内,融入了他自身的黑暗能量之中,黑暗的长河不断的翻涌膨胀,夜云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变大了似的,而且随着能量的输入速度加快在不断的变化着。阵阵刺痛的感觉从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传来,他想大喊,却偏偏叫不出声,黑暗能量无休止的冲击着他的经脉,疼痛感越来越强烈,他吃惊的发现,自己体内的许多细小的血管在黑暗能量的肆虐下正在不断的消失着,体内的经脉完全暗了下来,包括五脏六腑在内,到处都充斥着精纯的暗元素。疼痛感没有放过夜云,依旧在不断的升级着,体内能量由于体积过大,流转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而且有凝结的迹象。

    夜云现在连一个手指也无法移动,即使有心排斥这仍然不断输入的能量却也无法阻止,终于,体内的黑暗能量完全凝结成了液态,能量的体积也随之减小了数倍,一阵放松的舒畅感瞬间传遍夜云全身,他不禁暗暗庆幸,心想,传承终于完成了吧。真的这么容易就能吸收完大魔导师的能量么?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就在夜云以为一切已经过去之时,他体内的液态能量流转的速度骤然加快,疯狂的在他体内那些主要经脉中流转着。开始时夜云尚未在意,但随着黑暗能量旋转速度的不断增加,宛如撕裂般的感觉不断刺激着他的神经。

    夜雨清晰的看到在结界内的夜云在无法看到的能量肆虐下,全身的衣服已经全都消失了,他的面部肌肉不断的扭曲着,原本白皙的肌肤已经微微泛红,一道道黑色的激电不断围绕着他的身体流转着,从他的毛孔中不断渗出一些灰黑色的浆液随着能量的激荡而落在地上。夜雨已经顾不上羞涩了,看着夜云那痛苦的样子,心中异常焦急。

    体内的能量因为运转的速度过快,已经无法看清了。夜云坚定的意志在无法形容的巨痛之中已经开始有些模糊。突然,所有运转的能量宛如蒸发了一般完全消失了,不,不应该说是消失,应该是如海纳百川般在他胸口出凝结成了一颗黑色的能量球,那是体内所有能量压缩而成的能量球啊!痛感完全消失了,夜云的精神力宛如虚脱了一般,他清晰的看到自己的经脉在不断的颤抖着,显然是因为先前的能量运转速度过快而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尽管如此,这些经脉却没有丝毫破裂的迹象,而且看上去似乎更加坚实了,在经脉的周围闪耀着一层淡淡的荧光。夜云不知道的是,这第一颗能量球的完成,已经整整过去了九天的时间。

    精纯的暗元素依旧不断从身体四周向体内会聚着,一切又重新开始了,依然是气态的能量充满全身后转化为液态,再经过疯狂的旋转变化成一颗如同实体般的黑色能量球。一个过程下来,夜云所受到的煎熬是无与伦比的,他的意志如同怒海中的小舟一样,不断的跌宕起伏着。能量不断的流转着,在夜云几度接近昏迷的过程中,固态能量球一颗接一颗的形成了。八颗能量球先后停留在他的胸口、丹田、双肩、双脚涌泉、以及双手掌心的位置,每出现一颗黑色固态能量球,夜云都会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些变化似的。黑暗能量仍然在不断的凝聚着,已经又到了液态旋转的地步。夜云暗暗苦笑,这样的煎熬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会结束,他的精神和意志都已经达到了崩溃的边缘。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在这样强烈的煎熬之中,他的精神力正在数以百倍的提升着,使他今后的意志之坚不会被任何事物所影响。

    终于,在极度痛苦之中,液态能量的旋转结束了,第九颗黑色的能量球形成在胸口和丹田的部位之间。夜云狂喜的发现,再没有暗元素输入自己体内,从未有过的舒畅感觉从全身的每一个毛孔中不断传来。结束了,传承终于结束了。夜云现在真想高声呐喊来发泄心中的兴奋。

    那黑色的能量球缓缓向上移动着,在夜云惊讶的注视下,它穿过了胸口处黑色能量球所在的位置顺着气管继续上移,竟然进入了他的脑部。脑海中传来一阵清凉的感觉,夜云的神志清醒了许多,大脑中那些复杂的沟壑一一呈现在他的精神力面前,当这最后一颗黑色能量球移动到他的眉心部位时,停了下来,如同嵌入一般不再动弹。

    夜云心中暗想,完成了么?这些黑色能量球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我现在就已经拥有了大魔导师实力么?

    “不,你现在还没有达到大魔导师的境界,还差最后一步。”一个温柔而沉静的声音响起,声音似乎是在自己精神深处响起似的,这声音既不是海水·星的也不是小柔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夜云想问,还差最后的什么?但是他又怎么能发出声音呢。

    “孩子,你不用挣扎,也不用多想,听我说完。我就是海水先前那故事中的木子·默,而你所接受的,也正是我留在这个世界中的能量。我现在是凭借着残留在这个世界上的精神烙印在和你说话,我的时间不多,只能向你简单的说明一下,你好仔细的听好。首先,你的身体已经被我用至纯的暗元素彻底改变了,经脉数以百倍的增强,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够完全接受我的能量。而在你体内凝结的那九颗能量球被我的丈夫,也就是光之子长弓·威称为金球。要知道,拥有一颗金球就已经相当于拥有了魔导师的实力,这种固态能量的威力以后你会明白的。我记得当初长弓在拥有了三颗金球以后就有能够以单体释放禁咒的能力了。你在接受我的能量前,修为已经很接近魔导师的境界了,但由于能量未能凝聚,所以还差那一步,而现在的你,则已经完全接近了大魔导师的境界。九颗金球就是大魔导师境界的象征。我所说的九颗并不是你体内现在的九颗,九乃数之极,指的是完全或者无限的意思,你体内的九颗金球是基础,当它们化为无极,使你全身到处都充满固态能量时,你就会成为真正的大魔导师。好了,孩子,我的能量已经不多了,最后,我送你四个字——上体天心。只要你能保持住你善良的本质,这个世界里将没有什么东西能捍动现在的你。孩子,把你的精神力提升到极限吧,向着大魔导师的境界迈出这最后的一步。”

    夜云根本来不及仔细的回味木子·默的话,分散于体内的九颗黑色固态能量球已经全都亮了起来,无比强横的黑暗能量骤然爆发了。在这爆发的瞬间,夜云下意识的听从了木子·默的吩咐,将自己的精神力提升到极限,去感受着这些金球的肆虐。

    “轰————”夜云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爆炸了,比之前加起来还要强烈的痛苦疯狂的肆虐着,他的精神力再也无法坚持,终于进入了完全的沉睡之中,他的体内已经完全变成了固态能量的海洋。

    圣光精灵王白云居住在圣光精灵族中央的一株高达百米的古树上,他的这间树屋可以说是冠绝整个精灵族,二百平米的树屋建立在古树的树冠内,周围盘绕着无数藤萝。即使是狂风大雨也无法撼动树屋那坚实的结构。

    白云不断在树屋中度步着,一向冷静的他流露出几分焦躁的情绪,英俊的面庞上眉头紧皱,身体周围的光系能量不断的波动着。树屋中还坐着四名精灵,正是炎日精灵王火炙、扑云精灵王风易、蓝月精灵王水柔、自然精灵王土俾,精灵五大族的王者全都聚集在这里。

    脾气有些暴躁的炎日精灵王火炙怒哼道:“白云,你别老走来走去的,你到是想想办法啊!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人类大军压境,难道你这么来回来去的走就能解决问题么?依我看,我们集结五族所有能够战斗的精灵和他们拼了。虽然人类的强者众多,但他们普通士兵的素质却远远不如我们精灵族。我就不信,他们能够毁灭我们数千年来积攒的力量。”

    白云停下脚步,两道凌厉的目光从他眼中电射而出,冷声道:“如果真照你说的那么简单,我还有什么可烦的。人类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好对付。你也说了,他们之中强者众多。据我刚刚得到的消息,这次人类为了对付我们,三大王国集结了超过百万大军。其中,最为可怕的就是艾夏王国的十个魔法师军团。魔法师军团代表着什么你们应该清楚,每一个魔法师军团都是由上万名魔法师组成的。他们中,最普通的魔法师都有着中级的修为,而统领魔法师军团的,正是大陆上的十大魔导师,火炙,你到说说,我们这里谁又能和魔导师相抗衡了?你能么?”

    听了白云的话,火炙顿时语塞,是啊!即使是他们五大精灵王也无法同魔导师对抗。虽然没有真正见过,但古老相传,他们对魔导师那恐怖的实力还是有一定了解的。自然精灵王土俾沉重的点了点头,道:“白云说的对,魔导师不是那么好对付,就算只有一个都够我们头疼的了,何况是十个。人类的十位魔导师中,拥有光系魔导师一人,水系魔导师两人,火系魔导师三人,土系魔导师两人,风系魔导师一人以及黑暗魔导师一人。如果他们联手发动禁咒级魔法,恐怕我们根本就没有一拼之力。更何况,人类的百万联军中还拥有修达王国多达十万的地龙军团,地龙你们也知道,那种庞大的生物具有极强的防御力,再加上达路王国的重装甲士兵,那是足以另我们灭族的力量啊!在实力对比上,我们根本无法和人类抗衡,硬拼的结果只会有一个,那就是精灵族从此消失在天舞大陆上。我建议,应该派遣使者同人类讲和。现在的三大王国还是比较爱好和平的,未必会太为难我们。”

    听了土俾的话,包括白云在内的另外四名精灵王脸上全都变了颜色,自然精灵族最擅长的就是潜藏、隐迹,所以他们的消息也最为灵通。土俾的话绝对不会是无的放失。蓝月精灵王水柔点了点头,道:“我赞同土俾的说法,还是拍出使者和人类谈判的好。”

    白云叹息一声,将目光转向扑云精灵王风易,问道:“风易兄,你怎么看?”

    风易那尖尖的双耳微微的颤动了一下,淡淡的说道:“这次,恐怕将会成为我们精灵族的劫难吧。人类之所以向我们发兵,无非是因为我们扩张的太快,占领了大陆上太多的土地,一旦谈判,他们必然会提出让我们让出领地的要求。而且面积绝不会小。虽然我们现在的领地面积够大,但如果这次让出了一部分,那下回人类看我们不顺眼的时候再次组织大军前来,我们就只能再让,如此下去,精灵族还是难逃灭族的危机。水柔,你不用反驳我,虽然我说的这种可能或许不会出现,但是,即使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我们也要考虑到。一旦真的出现这样的情况该怎么办?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看着精灵族上万年的延续就此中断么?”

    本来想打断风易的水柔听了他后面的话不由得沉默了,风易说的很对,这种情况确实是有可能出现的。在座的五位精灵王决定的是整个精灵族的命运,他们又怎么能不谨慎小心呢?白云深深的看了风易一眼,道:“那你觉得我们应该如何应对呢?难道真的像火炙兄说的那样和人类硬拼么?土俾兄刚才说过,硬拼的话,败亡的只会是我们。”

    风易叹息一声,道:“和谈是唯一的途径了,不过,在和谈之时,我们要为自己的利益尽量去争取。绝不能轻易向人类屈服。报应,真是报应啊!如果当初我们没有逼迫暗夜精灵族离开,合我们六族之力布下上古传下来的精灵永生之六元素结界的话,人类又有何惧呢?至少他们无法轻易的入侵到我们的领地之内。我们精灵族的危机,完全是自己造成的,怨不得别人。”

    火炙看了一眼脸色凝重的白云,强辩道:“我说风易,你说话能不能委婉一些,当初驱赶暗夜精灵族,你最后也同意了。再说,暗夜精灵族又没有灭族,虽然夜风死了,但他不是还有个儿子么?我们大可以将他们找回来,把原来的领地还给他们,一起共抗外敌。毕竟他们也是精灵族的一员嘛。只是现在不知道那些暗夜精灵去了哪里,恐怕不太好找。”

    土俾道:“找到是好找,据我族在外游历的族人传回的消息称,曾经在艾夏王国的迷雾森林周围发现过暗夜精灵的踪迹,我想,他们应该是迁徙到那里去了。白云老大,你怎么说?如果真的要找他们回来的话,我现在就派人去。”

    白云还没有回答,风易已经笑了起来,他看着其余的四位精灵王哈哈大笑,笑声中充满了不屑。火炙拍案而起,怒斥道:“风易,你放尊重点,有什么好笑的。”

    笑声收歇,风易冷冷的看着火炙道:“你们想的真乐观啊!难道,你们以为暗夜精灵族都是傻子么?夜风、夜星夫妻死了,他们为什么会死?是被我们逼的。整个暗夜精灵族在我们的联合之下被赶出了精灵森林,这是多么大的屈辱啊!如果换做是你们,你们还愿意回来么?现在的暗夜精灵王必然是夜风的儿子,逼死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他不来趁乱偷袭我们已经算仁至义尽了,可笑的是,你们居然还以为他们肯回来帮我们。绝了这个念头吧,那是不可能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